跟那啥相关的基本都锁了 有缘再见
微博@充分体现了我的帅气

【德哈】【神奇动物在哪里】温柔乡01.

设定:霍格沃茨大战后傲罗哈利波特和医师德拉科马尔福踏上寻找纽特的神奇箱子的漫漫长征路。

01.
--
七月下的夜晚,邮轮载着满满的乘客起航,在夜晚的微风中向美利坚缓缓驶去。

甲板上的露天餐厅熙熙攘攘地坐满了人。唯有一桌悄无声息。德拉科马尔福面对着星辰,大海,烛光,晚餐,还有坐在对面的哈利波特。

两人面无表情地对视着,谁都没有先动餐具,好像都怕忍不住拿起刀叉就捅死对方似的。

当哈利波特内心考虑着万一马尔福先拿起刀叉捅向自己的话自己应该一把扯下桌布掀在他脸上还是马上钻到桌子底下时气氛凝结住了。周围的麻瓜们都安静了下来,停止交头接耳。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马尔福心想,静谧之后一般接踵而来的都是狂风暴雨。

所以当烟花炸开在半空中的时候,德拉科马尔福以为空中爆发了食死徒余孽的袭击。他迅速站起身,抽出魔杖指向天空,却茫然地比划着魔杖找不到可以施咒的物体。

后脑勺被狠狠的拍了一下,马尔福惊恐地转过头,却看见哈利向周围几桌疑惑的麻瓜道歉,他弯了弯腰,笑嘻嘻地对他们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乡下来的朋友,没见过烟花…见谅见谅!”

哦。烟花。马尔福面无表情地将魔杖插回大衣,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坐回座位上默默地开吃。

余光瞟见波特拉开椅子坐了回来,也拿起刀叉切着牛排,他念叨着:“只是烟花,别大惊小怪,马尔福。我以为你在码头看见电视屏幕的时候就该有觉悟面对麻瓜世界了呢?”

良久,马尔福没有回话,哈利波特伸出叉子敲了敲他面前的玻璃杯:“回神了,臭白鼬,该不会生气了吧?”

不,没有。马尔福抬头给了哈利一个白眼,觉悟这种东西早就有了,从知道要和你单独相处去找一个不知所踪的箱子开始。

&
当哈利被金斯莱传唤到部长办公室,发现罗尔夫斯卡曼德出现在那的时候有点疑惑,他搂了搂对方:“好久不见,卢娜还好吗?我听说她跑去了南非找嘟嘟兽?”(1)

对方腼腆地回了个笑意,“当然,她很想念你们,也许很快就会见面了。”

金斯莱打断了他们的叙旧:“先生们,也许叙旧可以放在讨论完这些事之后?”

“当然,金斯莱。”哈利推了推眼镜,接过金斯莱蒂给他的几张破旧的牛皮纸读了起来。

他皱起了眉头:“抱歉,默默然?这是?”

“是巫师体内所聚集的黑暗力量,过度压抑后一旦爆发,杀伤力可以比拟瘟疫咒,你知道,几秒之间毁了一个村庄那样。”罗尔夫比了个手势,“一般来说,默默然的携带者都是学龄的孩子,一旦默默然挣脱束缚,他们必死无疑。”

金斯莱点了点头,神色严肃地接过话头:“当然,自二战后默默然的出现得到了控制。我们可以相信,目前已经没有默默然处于非掌控之下。直到几周前斯卡曼德先生送来了这份手稿。”他指了指哈利手中的牛皮纸,接着说:“为了保密,我和罗尔夫两个人去了多赛特,你知道,纽特和他的妻子蒂娜现在住在那儿,他的态度很坚决,不愿意告诉我们有关这两个默默然的一丁点消息,当然,我们没有放弃,只是今天上午我们去的时候,纽特夫妇打包了行李,先我们一步离开了。”


“那是我爷爷纽特斯卡曼德在撰写《神奇动物在哪里》时的手稿。我最近翻修祖宅时找到了它。梅林的胡子啊,谁知道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两个默默然没有被控制住!”罗尔夫斯卡曼德挠了挠头,“好消息是,这两个默默然就被我的爷爷关在他的神奇行李箱里。”

哈利放下手中的牛皮纸,等待着下文。

“坏消息是,”罗尔夫斯卡曼德吞了一口口水,“这个行李箱失踪于1945年。”(2)

哈利心头一惊,这个年份代表着什么一目了然,金斯莱绕过办公桌,拍了拍他的肩:“哈利,我不知道该托付谁去处理这件事。虽然很突兀,但是好我的直觉告诉我只有你,只有你可以。我需要你去找到那个箱子,找到那个纽特隐瞒的秘密。”

哈利有些坦然,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他抬头望向金斯莱:“你该不会让我一人去吧?我几秒之前才搞明白默默然是什么?总不能贸贸然就去找哪个可能关着危险动物的不知所踪的箱子?”

金斯莱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当然不会了,与你同行的还会有一位精通医术和魔法生物的专业人士。”

要是哈利早知道这个专业人士是马尔福,打死罗恩他也不会接这个任务的。

&

马尔福盯了一会嘴里塞满了吃的,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的哈利,视线往下移,落到了他面前的玻璃杯上。

红酒倒映着天上的绚烂,微风吹起了耳鬓的散发,故事的开始还有那么一丝像童话故事。

TBC

(1)嘟嘟兽:我他妈瞎说的,别信
(2)1945年: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不和平分手那一年



突然冒出的脑洞总比想很久的梗写的快,来得多。
绝望.JPG


之前时间线有点混乱,改动了一下

评论(21)
热度(242)

© 充分体现了我的帅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