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那啥相关的基本都锁了 有缘再见
微博@充分体现了我的帅气

【德哈】Day Dream

一发完。本篇收录于《Poke》,祝食用开心w


-

现任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兼格兰芬多院长哈利·波特目前正躺在二楼女盥洗室的地板上,看着破败的天花板发呆。

他在数着他昔日的挚友们:

罗纳德·韦斯莱,从初见开始就成为了他最好的伙伴和家人,现在娶了赫敏,是查理火炮队的正式队员。

赫敏·格兰杰,罗恩的妻子,也是自己最好的伙伴和家人,如今在魔法部混得风生水起。

金妮·韦斯莱,自己的前女友,这几年也在查理火炮队,人称“最性感的魁地奇女球星”。

纳威·隆巴顿,作为霍格沃茨的草药学教授,他将自己的特长发挥地淋漓尽致,年少时的胆怯和懦弱都随着最后一战离他远去,他是霍格沃茨最有魅力的教授之一。

噢,最有魅力的教授——

德拉科·马尔福,魔药学教授兼斯莱特林院长,那一头金闪闪的毛整天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一群叽叽喳喳的怀春少女整天跟在他身后,想想就够烦的。

金闪闪的毛,银灰色的眸,嘴角一勾就能跳出一堆刻薄的话砸在自己身上。

哈利眨了眨眼,那头金毛好像现在就在自己眼前晃呢。他揉揉眼睛,那位金毛先生确实是在自己眼前。

“啪”的一声,哈利冷不防被扇了个巴掌。他扶了扶被打歪的眼镜,慢吞吞地坐起来。他手后撑着地,抬头看着刚打了他一巴掌,此时正把活点地图收起来的德拉科·马尔福:“亲爱的,下次能温柔点儿叫我吗?”

德拉科·马尔福嗤笑了一下,双手抱臂居高临下地看着哈利:“如果你不是定期失踪并且躺在这儿做白日梦的话。”

哈利伸出一只手,德拉科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自然地转到他身后替他拍打着袍子,哈利看着镜子中的金毛先生,皱了皱鼻子说:“要知道,这能促使我怀念一下你躺在地上无力反抗的画面——Oh,Sooooo weak.”

拍打袍子的力道立刻加大了,德拉科差点儿把哈利又摁倒到地上去。

“嘿!”哈利回头反抗道。

“需不需要我提醒你现在咱俩是谁被压在下面?”德拉科狠狠地捏了一下哈利的屁股,随即整了整自己的袍子,双手插进袍子的兜里,快步向盥洗室外走去。

哈利赶紧跟上,偷偷把手伸进了德拉科的袍子口袋。袍子的遮掩下,两人十指相扣,并肩走在无人的走廊上。



片刻后他们一起坐在了大厅里享用晚宴——的确是一起,如果不算上中间隔着七八位其他教授的话。

该死的衣冠禽兽,哈利戳着自己的糖浆馅饼,心不在焉地瞟着坐在远处慢条斯理用着刀叉的德拉科,他那副贵族德行使得四个学院的女生频频偷看过去。

这时另一只叉子从边上伸过来,阻了一下他的动作。哈利疑惑地转头向旁边看去,纳威正无奈地看着他,他皱着眉头:“说真的,哈利,如果你在意的话,你就应该告诉他!而不是折磨这块馅饼。”

哈利撇了撇嘴,放下叉子看着纳威。“我不能,纳威。德拉科做了受人欢迎的教授但这不代表没有人介意他前食死徒的身份!你知道,如果我公开的话,预言家日报可能会在魔法界点燃一颗大炸弹,而霍格沃茨的猫头鹰可能会多上几倍!朝这!”他伸出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桌子,“砸下一堆足以把我们淹没的吼叫信!”

哈利没等纳威回答,他手扶额叹了口气:“而他,可能会为此感到自卑。梅林啊,他才努力获得了一部分人的原谅,他才刚刚过上正常的、不被人唾弃的生活,而我要因为我的一点点私心把他推进一个死巷子么?”

他有点哽咽,感觉纳威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手掌的温度使哈利平复了心情。纳威拍了拍他的肩膀便把手拿开,随即拿起一杯南瓜汁:“哈利,没有人会来责怪你,也没有人会来质疑你的选择。听着,你为什么不和马尔福聊聊?就今晚?”

哈利别过头看见一个黑发的女孩子拿着作业跑向教师席的尾端,而坐在那儿的马尔福教授笑意盈盈地接过作业,开始细心地为女孩讲解。他又别回头,盯着碗里被插得乱七八糟的糖浆馅饼,嘟囔着:“好吧,就今晚。”

纳威吞下一大口南瓜汁,俏皮地朝哈利眨眨眼:“也许我一会儿得去给礼堂加个防护咒语,你知道,猫头鹰什么的……”



于是当晚哈利·波特就叩开了德拉科·马尔福的办公室门。

出乎意料的,但又不意外的,他看见了那个女孩子。她弯着腰虚撑在桌边,倾斜着身子,黑色长卷发披散着垂落在桌面上,昏暗的烛光令她的唇色看起来诱人可口。而她身边坐在椅子上的马尔福教授正认真批改着她的论文,女孩时不时地应和着马尔福的问题,眼神却瞟着马尔福金色的发梢,视线往下瞟着他的粉粉的耳尖,再往下盯着他领口中露出的半截白皙的锁骨,再往下……

哈利重重地清了清嗓子,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让那个女孩的视线别再往下看了。

女孩吓了一跳,心虚地往后退了一步,看见来人是哈利后用甜美的嗓音轻轻地问了好,哈利点了点头,向桌边走去。

马尔福抬起头,疑惑地问:“哈利,你怎么来了?”

“噢,我记得今晚我们有个约会,不过我可能记错了,你显然正忙着呢。”哈利走到马尔福边上,伸手捏了捏他的耳尖,眼睛却看着黑发女孩,“拉文克劳?真是好学的好孩子。”他轻笑着,俯下身亲了亲马尔福的嘴角。

马尔福挑起眉毛,似乎明白了什么,视线在哈利和女孩之间来回转着。他突然笑了,揽过哈利回了一个长长的吻。两个人投入着,哈利的手勾着马尔福的脖子,紧贴的胸膛能感受到对方炙热的心跳,直到关门声将他们的距离拉开。

女孩跑走了。

哈利望着被摔上的门,踌躇了一会儿,松开勾着马尔福脖子的手。他吸了吸鼻子,将手背在身后,笔直地站着——这是马尔福式的惩罚学生方式,他盯着脚尖,低语道:“我很抱歉……我没有忍住……这下所有人都会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空气沉默着,哈利以为空气都停滞了,可是突然有什么划破了静止的气氛。

马尔福伸手重新把哈利揽进怀中,他揉了揉哈利的一头黑发:“有什么可抱歉的?早该如此了。”他盯住哈利的视线,嘴角扬起一抹熟悉的弧度。

哦不,要来了。哈利心想。

“这倒是提醒了我,作为救世主魅力四射的男朋友,我为我没有早些观察到你的态度而道歉。”马尔福低头恶劣地咬了咬哈利的耳尖,满意地看着伟大的黄金男孩在他怀中面色通红,身体僵硬。他低头亲了亲哈利额上的疤,“哈利,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让那些该死的成见都见鬼去吧,我早就想随时在走廊里、在大厅里、在任何地方,毫无顾忌地给你一个吻了……”
德拉科的唇贴着哈利的额头、鼻子往下移,找到了哈利的唇瓣,狠狠地吻住了那个令他神魂颠倒的男孩。他想把他揉进自己的怀里。

哈利搂着德拉科的肩膀,贴近,贴近,此时此刻他只想贴近他的身躯,哪怕炙热的温度会烫伤自己,他也不想分开哪怕一秒……

他们沉浸在那个漫长又火辣的吻中。





“哈利!哈利!”哈利听见有个女人的声音在叫他,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死去的桃金娘正飘在他上方关心地看着他,“你没事吧?你晕了好久!”

哈利勉强撑了起来,手捂着脸,掩住自己的泪水。他吸了下鼻子,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颤抖:“没什么,桃金娘,我只是不小心睡着了。”

桃金娘把手轻轻地抚上哈利的肩膀,他觉得一阵寒冷,冰冷的温度仿佛将自己拽入无尽的深渊。

“你想他吗?亲爱的。”

哈利知道她在指谁,他每天都来这里躺着,回忆以前的事,躺在这个他曾经濒死时躺过的位置。


——德拉科·马尔福死于1998年5月。


哈利站起身,抖了抖自己的袍子,低着头不看桃金娘。他的喉结在震动,声音却压在喉咙口,只发出嘶嘶的低音:
“Just a little bit.”



END

评论(51)
热度(164)

© 充分体现了我的帅气 | Powered by LOFTER